• <u id="ucw88"><div id="ucw88"></div></u>
  • 推動社會組織助力鄉村振興
    發布人:張志銀來源:安徽日報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21-06-15
    視力保護色:

    《中華人民共和國鄉村振興促進法》(以下簡稱《鄉村振興促進法》)自2021年6月1日起施行。《鄉村振興促進法》總則第十一條明確規定,各級人民政府要“鼓勵、支持人民團體、社會組織、企事業單位等社會各方面參與鄉村振興促進相關活動”,明確將社會組織視作促進鄉村振興的重要參與者。

    鄉村振興是一項艱巨復雜的戰略工程,以社會團體、社會服務機構(民辦非企業單位)和基金會為主體的社會組織可以發揮各自優勢,在促進鄉村振興過程中大顯身手。

    第一,社會組織可助力鄉村產業發展。行業協會商會可利用自己的行業影響力,為鄉村發展匯聚能量;或者推動會員就農民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的融資、技改、銷售等開展對口幫扶服務,助力農民共享全產業鏈增值收益;或者推動會員在農村打造特色產業,提高農業產業的發展質量、效益和競爭力;或者推動會員在農村建立產業發展基地,助力農村地區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和新經營主體的快速培育,切實促進農業產業的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

    第二,社會組織可助力鄉村人才培養。社會服務機構可發揮自己的專業優勢,參與并融入鄉村社會工作和志愿服務平臺的搭建與運營,助推法律服務、社工服務、志愿服務、技改服務等多種人才扎根鄉村、賦能鄉村。基金會和科技類學術類社會組織可借助自己的資金優勢、技術優勢,支持農技培訓、返鄉創業就業培訓和職業技能培訓的內涵式發展,助力高素質農民和農村實用人才、創新創業帶頭人的有效培育。

    第三,社會組織可助力鄉村生態保護。社會組織是鄉村生態保護和綠色發展的新生力量,可為綠色生產、綠色生活、綠色消費行動提供組織和資金支持,使節約適度、綠色低碳、文明健康理念真正深入人心,轉化為常態的生產生活和消費行為;宣傳環境保護理念和保護政策,推廣節水、節肥、節藥、節能的農業產業;監督污染行為、開展環保公益訴訟,構建共建共管共享的生態系統保護機制,為統籌實現農村地區的生產發展、生活富裕和生態良好注入新動能。

    第四,社會組織可助力鄉村社會治理。政府與社會組織合作聯動、協同共治,是治理現代化的基本指標。以多層制度化的方式,將社會組織納入鄉村治理體系,承擔具體的服務生產與遞送工作,不僅可以拓展治理資源來源、擴充治理力量,而且可以使政府部門專心承擔遠景規劃、頂層設計、資源支持、考核督促等宏觀職責,實現各取所長、優勢互補。另外,社會組織既是團結群眾、聯系群眾的基層治理單元,也是自我組織、互助服務和互惠合作的重要載體。

    第五,社會組織可助力城鄉融合發展。城鄉融合發展需要“提升鄉村基本公共服務水平,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對于公共服務,黨和政府在愿景形成、政策引導、資金支持等方面具有優勢。但是,對于涉及農村困境人群的關愛服務,如心理調適、資源鏈接、社會融入、生活護理、能力提升等,社會組織在生產和遞送方面更具效率。因此,通過健全政府購買服務機制、財政獎補機制等,能夠更有效、更節能地面向鄉村提供服務。同時,通過培育鄉村社會組織,可以為互助養老、互助救濟、互助合作等提供固化的組織載體。

    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需要持續發力、久久為功。因此,需要健全保障措施,使社會組織的參與行動既高效、有序,又可持續。

    第一,培育社會組織,夯實載體基礎。據國家民政部統計,截至2020年底,全國共有約89.4萬個社會組織、50.9萬個村委會。按此計算,即使全部社會組織都扎根于鄉村,村均擁有社會組織也僅有1.76個。更何況,相當一部分社會組織并未涉足鄉村。因此,需要著力培育面向鄉村振興、扎根農村基層的社會組織,提高社會組織的“可得性”:一是健全組織培育機制,在縣(區)層面建設孵化培育平臺,支持村“兩委”、村集體經濟組織和村民等組建內生性社會組織。二是健全政府購買服務、獎勵扶持和公益創投等機制,為社會組織參與鄉村振興促進工作暢通渠道,鼓勵支持社會組織積極轉向鄉村建設。三是健全培訓交流、典型示范、項目指導等機制,提高社會組織的內部治理能力、資源動員能力、專業服務能力等,提升社會組織促進鄉村振興的效能。

    第二,健全參與機制,營造制度環境。健全的體制機制是社會組織充分有效參與鄉村振興促進工作的前提。具體而言,需要著重完善如下機制:加強黨建引領機制建設,保證社會組織的參與行動沿著正確方向前進。加強政社互動平臺與合作機制建設,使政府與社會組織在鄉村振興促進工作中,既合理分工、各取所長,又協同聯動、形成合力。參照“三社聯動”機制,創設社會組織駐村制度、社工駐村制度,推動社會組織以常態化、持續性的方式參與鄉村建設、服務特殊人群。創新村“兩委”與社會組織、社會工作者、社區志愿者、社會慈善資源的聯動機制,豐富資源來源,推動有效參與。探索建立基于社會組織的村內互助服務機制、互助救濟機制、互助合作機制等,拓展自治形式、優化自治效能。

    第三,加強行為引導,提升參與質量。推動社會組織積極有效地參與鄉村振興促進工作,離不開正確的行為引導。比如,加強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銜接,系統總結社會組織參與脫貧攻堅的經驗做法,將之擴散至鄉村振興促進工作中。探索社會組織參與鄉村振興促進工作的具體領域、方式方法、行為標準等,為各地吸納社會組織參與鄉村振興促進工作形成明確指導。加強對典型社會組織及其參與行動的整理與宣傳,發揮示范引導作用。及時更新“負面清單”,防止社會組織在參與鄉村建設時發生“失靈”現象。

    第四,強化資金保障,提升參與效能。“條塊分割”阻礙了面向鄉村振興的統一公共服務市場的形成,這是社會組織參與鄉村振興促進工作的重要障礙。因此,需要圍繞鄉村振興,統籌出臺“政府向社會組織轉移職能事項清單”和“政府向社會組織購買服務清單”等,據此科學合理安排相關支出預算,設立鄉村振興專項資金、基金,形成穩定的財政投入和保障機制。將社會組織參與情況納入鄉村振興戰略實施進展的指標和統計體系,作為考核評價的基本內容,督促地方政府安排專項資金,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支持社會組織參與鄉村振興。(安建增)

    (作者單位:安徽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安徽師范大學研究基地。本文為省社科規劃項目研究成果)


    相關文章
    亚洲最大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