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ucw88"><div id="ucw88"></div></u>
  • 健全“三治融合”鄉村治理體系,助力鄉村振興
    發布人:張志銀來源:光明網-理論頻道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21-06-30
    視力保護色:

    鄉村治理歷來是國家治理的基石。健全黨組織領導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三治融合”治理體系是指基層黨組織通過領導鄉村多元治理主體、融合多元治理規則、采取多元治理工具,以人民為中心實現鄉村善治目標。這是我國鄉村治理實踐的智慧成果,也是黨中央從歷史角度和全局高度做出的重要決策部署。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明確要求“健全黨組織領導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城鄉基層治理體系”,黨組織領導下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同時被寫入《中國共產黨農村工作條例》、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國鄉村振興促進法》等。這就為構建鄉村治理新格局提供了指明燈和施工圖,也對基層黨組織在鄉村振興階段從組織體系、制度供給、工作機制方面加強對“三治融合”的領導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領導多元主體需要提升基層黨組織組織力

    加強黨組織對“三治融合”的領導能力,需要加強基層黨組織對鄉村多元治理主體的組織力。中國鄉村治理主體是政府組織、村民自治組織、村民經濟組織等共同參與的多元協同、民主協商的治理主體,基層黨組織是激活鄉村多元治理主體活力的重要力量,是黨領導農村工作的重要基礎。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基層黨組織是黨執政大廈的地基,地基固則大廈堅,地基松則大廈傾。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要以提升組織力為重點,突出政治功能。

    提升基層黨組織組織力建設,一是要加強黨組織對多元主體的政治領導力,堅持“三會一課”組織生活基本制度,加強民主意識和民主本領,從不同主體中把素質過硬、群眾信任的人才選拔到組織崗位上來,提高整體政治素養。二是要加強黨組織的群眾凝聚力,宣傳貫徹黨的方針政策,把黨的正確主張轉變成農村群眾的自覺行動,站在多元主體的立場上分析情況、解決問題、化解矛盾,做好群眾服務工作。三是要加強黨組織對農村社會的發展推動力,發揮基層黨員艱苦奮斗的示范帶動作用,帶領和引導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把黨的政治優勢、組織優勢轉化為農村社會的發展優勢。

    融合多元規則需要加強基層黨組織制度供給能力

    加強黨組織對“三治融合”的領導能力,需要加強基層黨組織對鄉村多元治理規則的統籌協調,構建并提供科學統一的制度規則。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完善和落實民主集中制的各項制度,堅持民主基礎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導下的民主相結合,既充分發揚民主,又善于集中統一。在我國鄉村治理中,治理規則既包括國家法律、法規、政策等硬性規則,也包括傳統禮法、道德規范等柔性規則,還包括村規民約、自治章程等綜合性規則。因此,基層黨組織制度供給能力是要在尊重村民自治制度安排基礎上整合“三治融合”中的多元規則,實現價值引領、素養提升和執行落地,構建以村規民約為核心的統一、科學的鄉村制度規則。

    具體說來包括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統籌多元規則,使村規民約發揮價值引領的功能,例如針對鄉村治理過程中部分群眾的不良行為制定針對性的村規民約,促進多元規則的集中統一,推進鄉風文明建設。二是注重村民民主素養的培養,規范多元規則的表達途徑,如通過嚴格規范村民協商參與程序,使不同群體在協商民主的框架內進行利益訴求表達,從而培養提升村民自治能力,提升鄉村社會自治、德治、法治融合程度,維護群眾自治權力并引導村規民約內容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三是關注制度執行落地所需要的配套約束機制和激勵機制,確保村民民約的執行效力,如對作出貢獻的個人,給予政策、項目、資金等方面傾斜,在村民代表大會上通報表揚或張榜公示等。

    使用多元工具需要完善基層黨組織溝通協調工作機制

    加強黨組織對“三治融合”的領導能力,需要加強基層黨組織對鄉村多元治理工具的靈活運用,建設完善溝通協調工作機制。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指出,推動社會治理和服務重心向基層下移,把更多資源下沉到基層,更好提供精準化、精細化服務。隨著重心和資源的持續下沉,鄉村基層黨組織需要溝通協調的對象日趨復雜,所使用的治理工具日益多元,既包括議事會、監事會、調解委員會等新型民主制度工具,又包括村務信息化、網絡社群、網絡參政平臺等現代化管理手段。通過完善工作機制的方式增強基層黨組織使用多元治理工具的效能,是提高基層公共服務能力和社會協調能力的關鍵環節。

    完善黨組織溝通協調工作機制建設,一方面需要完善內部工作整合機制,以鄉村內部治理效能為導向統籌安排不同治理工具,把鄉村干部管理、村容村貌建設、鄉村產業發展等領域的管理工具統籌在基層黨組織綜合治理框架下,形成鄉村治理合力,把“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變成基層高效整合資源、干事創業的“繡花針”,以繡花功夫激活鄉村多元主體的主觀能動性。另一方面需要擴展外部工作對接機制,借助社會多元治理工具完善鄉村治理橫向的開放水平。如通過各類協商平臺建立相應對接機制,完善鄉村對接東西協作、對口支援、定點幫扶等的制度安排;通過建立外部資源承接機制,高效承接各類社會資源進入鄉村,形成人才、資源在較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之間的雙向流動,以鄉村治理水平為抓手促進鄉村更好融入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作者:章文光(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學院/農村治理研究中心、教授);宮鈺(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學院/農村治理研究中心 博士研究生)

    相關文章
    亚洲最大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