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ucw88"><div id="ucw88"></div></u>
  • 看!鞏固拓展脫貧成果的“江西路徑”
    發布人:張瓊文來源:江西新聞客戶端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21-08-12
    視力保護色:

    江西新聞客戶端訊(江西日報記者陳化先)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

    全省上下牢記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江西重要講話精神,聚焦“作示范、勇爭先”的目標定位和“五個推進”的重要要求,主動適應“三農”工作重心歷史性轉移到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新形勢、新任務,扎實推進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

    “勝非其難也,持之者其難也。”在防止脫貧人口返貧、邊緣人口致貧,進一步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上,我省仍需在激發群眾內生動力、體制機制建設、凝聚各方力量等方面再攻堅。

    今年以來,我省探索并總結了防止返貧動態監測和幫扶、脫貧人口穩崗就業、支持特色種植養殖業提升、易地搬遷后續扶持、扶貧資產監管維護等實踐經驗,讓脫貧基礎更加穩固、成效更可持續,堅決守住不發生規模性返貧的底線。

    瑞金大力發展商品蔬菜產業,為脫貧戶提供就業創業平臺

    做實關鍵之舉,建立防止返貧動態監測和幫扶體系

    新一輪駐村工作已經展開,如何做到換人之后對易返貧致貧人口加強監測,做到早發現、早干預、早幫扶,防止返貧動態監測不斷檔,讓幫扶措施保持連續性?

    在貴溪,當地充分運用03專項試點工作的政策優勢,借助計算機系統集成技術,研發了建檔立卡貧困戶幫扶措施監測查詢服務系統,在全市188個行政村5600余戶建檔立卡貧困戶推行“一戶一碼”(“脫貧了”二維碼)。“脫貧了”碼在對接江西省精準脫貧大數據管理平臺的基礎上,完善了與住建、民政等14個行業部門的數據共享,對全市所有脫貧戶實時、動態監測,幫助貴溪“對癥下藥”補齊短板,完善幫扶措施1500余條,新增扶貧公益性崗位350個。截至7月底,貴溪通過系統平臺推動落實農村危房改造42戶、發放發展家庭種植養殖項目獎補資金640.5萬元。

    殊途同歸。豐城則開發遇困“碼上扶”微信小程序,方便農戶遇困時申報。去年底,淘沙鎮茍艻村譚家組的余海蘭被診斷出宮頸癌,丈夫黃小平試著掃碼申請幫扶,經駐村工作隊調查核實,余海蘭在治療重大疾病中花費巨大,后期仍需要長期治療。黃小平因照顧妻兒,不能外出務工,無收入,存在致貧風險。經村級民主評議、公示、鄉村調查核實、市級審核,今年初,余海蘭家納入了邊緣易致貧戶。豐城還安排干部結對幫扶,余海蘭享受城鄉居民醫療保險代繳、醫療救助、大病保險等幫扶政策,及時防止致貧。

    點上試點、面上推廣。依托脫貧大數據平臺,我省開發了江西省防返貧監測平臺,在全省推行一戶一碼,可實現農戶自主申報、基層干部排查、部門篩查預警三線并行監測,及時發現識別監測對象,及時核實信息、監測風險、有效幫扶。截至6月底,累計識別監測對象2.7萬戶9.1萬人,其中今年新識別1288戶4813人。

    依托江西省防返貧監測平臺,我省建立了省市縣三級鄉村振興部門雙月調度推進機制,重點調度監測對象識別監測幫扶、監測對象收支狀況、“三保障”和飲水安全狀況等,截至6月底,監測對象中已有83.5%,即2.22萬戶7.6萬人消除返貧風險。

    瑞金市葉坪鄉山歧村黃小全因種植蔬菜脫貧,如今正邁入致富路上

    做穩民生根本,健全脫貧勞動力穩崗就業系統

    在我省281萬脫貧人口中,有數以百萬計的脫貧勞動力依靠就業脫貧,他們中許多人因為年齡大、沒出過大山、沒進過企業、沒有相關技能,隨時存在失業的可能,為他們打造穩固的就業體系尤其重要。

    橫峰縣岑陽鎮朝堂村68歲的脫貧戶羅大蘭,每天早早地來到村口的扶貧車間,開始一天的工作。“我在這里干了四年了,年齡過了60歲在外很難找到工作,好在家里有扶貧車間,盡管我做得慢些,但時間靈活不耽誤事,還能照顧家人。”說起在扶貧車間的工作,羅大蘭非常滿意,她既可以在村里馬家柚基地干活,也可以在扶貧車間干活,每月工資超2000元。橫峰縣整合人社、財政、農業等部門資源力量,探索建立就業扶貧多種模式,引進華薈箱包、朝升燭光電子等勞動密集型企業,在鄉村打造扶貧車間,幫助脫貧戶勞動力在家門口上班、不出村就業。目前,橫峰縣成立扶貧車間共36家,吸納就業2724人,其中脫貧戶家庭勞動力355人。

    于都全面推進“核心工廠+衛星工廠”模式,依托工業園區紡織服裝“核心工廠”,在鄉村開設“衛星工廠”,在解決脫貧群眾就近就業問題的同時,盤活農村閑置資產,壯大了村集體經濟,有效緩解了城區用地用工的難題,降低了企業投資或租賃成本,可謂是一舉多得。

    一人就業,脫貧一戶,致富一家。增加就業是幫助脫貧群眾“端好飯碗”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我省聚焦脫貧人口“就業規模穩定、勞務輸出不減”目標,幫扶脫貧勞動力穩就業、穩增收。

    部門協同“動”起來,保障就業補貼落實到位、就業信息服務精準。省人社廳通過拓展“二擴二貸十補貼”政策,將脫貧人口認定為就業困難人員,享受就業補助資金補貼;給予創業擔保貸款、“產業扶貧信貸通”扶持;實行社保、扶貧專崗、交通、扶貧車間等10項補貼政策。全省統籌資金支持,線上線下提供崗位信息,開展就業援助服務,今年上半年跨省“點對點”輸送脫貧勞動力2.2萬人、邊緣易致貧勞動力263人。

    全省各級各部門行動起來,確保就業崗位不斷增加,完善用工企業、工業園區、扶貧車間、專業合作社、公益崗位、非正規就業組織等“六類就業平臺”。截至5月底,全省扶貧車間共有2888個,吸納脫貧人口2.8萬人;通過公益性崗位安置脫貧人口16.4萬人、邊緣易致貧人口1167人。

    我省依托就業扶貧數據庫、就業扶貧碼、就業監測分析平臺“一庫一碼一平臺”,摸底數、抓調度、把進度,實現幫扶對象精準掌握、就業信息動態管理、就業服務及時跟進。截至5月底,全省脫貧勞動力實現就業132.5萬人,就業規模比2020年增加1.6萬人。

    吉安縣橫江鎮擔任良枧村特色種植業

    做寬發展途徑,提升脫貧地區特色種養業

    都說特色產業就是脫貧的“金山”,要守住這座“金山”,脫貧地區要從產業基礎、產業布局、產業體系、產銷銜接等方面持續發力。

    在瑞金葉坪鎮,山歧村的大棚蔬菜、朱坊村的微刺玫瑰、大勝村的臍橙、禾倉村的水產……選準一個產業、打造一個龍頭、創新一套利益聯結機制、扶持一筆資金、培育一套服務體系,產業扶貧“五個一”工作機制,讓這些村莊特色種養業各美其美、美美與共。大勝村投入301萬元集體資金新建的450畝臍橙產業園,為全村289名脫貧人口每年至少增收1000元。

    蓮花縣按照“政府引導、龍頭帶動、政策扶持、綠色生態”的產業發展思路,積極探索“黨建+產業發展”,充分發揮省級扶貧龍頭企業江西勝龍牛業有限公司的輻射帶動作用,在良坊鎮成立26家養牛專業合作社,建設5個養殖基地,建成欄舍約5.5萬平方米,全鎮肉牛養殖規模達6000頭,帶動500余戶脫貧戶年均增收3000元以上。如今,勝龍牛業產業幫扶覆蓋18個村,直接增加村級集體收入96萬元。

    為了讓90%以上的脫貧群眾獲得產業扶持,我省從政策扶持、保障支撐、規范發展等方面持續釋放政策紅利,對5萬元(含)以下的脫貧人口小額信貸,各地仍維持全額貼息的政策不變,全省形成合作社、家庭農場、扶貧龍頭企業三級梯隊經營主體4.7萬個,帶動23.1萬戶脫貧戶和邊緣易致貧戶增收。

    我省還建成一批有地域特色的主導產業,在贛西、贛南、環鄱陽湖等形成三大富硒產業板塊,認證一批富硒種養業產品,培育一批富硒種養業龍頭企業,制訂一批特色種養業產品生產質量安全標準,創建一批標準化集成示范基地。目前,全省綠色食品達1400個、有機農產品達到2500個,地理標志農產品達到100個。

    萬載縣白水鄉槽嶺村柏子組劉華平依靠養豬、鴨、鵝、兔等脫貧致富,年收入20多萬元

    做優長效機制,強化易地搬遷后續幫扶措施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在脫貧攻堅戰中,全省3.5萬戶、13.47萬名群眾搬出深山、挪出“窮窩”,住上了寬敞明亮的磚瓦房。如何讓他們增收渠道不斷拓寬,錢袋子越來越鼓?

    于都縣貧困人口最多的嶺背鎮,集中打造了占地35畝的桂林坑中心鎮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現搬遷居住脫貧群眾140戶633人。59歲的鐘荷秀搬入安置點后,成為社區保潔員,每個月能領到700元公益性崗位薪水。在閑暇之余,她還在社區的扶貧車間剪線頭,每個月收入2000元左右。

    從偏遠山區、庫區搬到修水縣黃沙鎮湯橋村姜家坳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的脫貧戶萬繼華,夫妻倆在村里的菊花、果樹基地務工,他們還獨自發展了30多畝果樹,去年收入就有七八萬元。

    鐘荷秀、萬繼華等13.47萬易地搬遷脫貧人口能搬得出、穩得住、有就業,得益于我省在建設安置區時,因地制宜布局產業、就業、配套設施項目。

    聚集一批扶貧車間、產業基地、設施農業等,增強搬遷安置區集體和搬遷群眾的“造血”功能。截至5月底,全省搬遷脫貧戶中發展種養等產業1.29萬戶2.68萬人,配套建成扶貧車間、光伏電站、冷鏈倉儲基地等各類產業項目431個。

    鏈接一群勞動密集型企業,做好人企對接、點對點勞務對接輸送服務。我省對自身就業能力弱的脫貧戶,采取以工代賑、開發公益崗位等方式,提供兜底就業幫扶,激發脫貧戶內生動力。截至5月底,全省搬遷脫貧人口中,已實現就業3.18萬戶6.38萬人,基本實現有就業意愿的搬遷勞動力家庭至少1人就業。

    打造一批“有組織、有制度、有服務、有氛圍、有隊伍”安置區社區。全省針對安置規模較大、人數較多的309個安置區,成立管理服務機構;針對安置規模較小的577個安置區,全部納入安置地居(村)委會統一管理,在安置區配套衛生室、公共活動場所、紅白喜事場所等公共服務設施。目前,全省安置區共完善配建了衛生室(站)51個、幼兒園20個、義務教育階段學校9個、室內外活動場所853處等。

    做牢支撐載體,全面加強扶貧資產管理

    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實施了大量扶貧項目,形成了較大規模的扶貧資產,極大改善了貧困地區生產生活條件,這是打贏脫貧攻堅戰奠定了重要基礎。

    早在2019年,我省開始探索扶貧資產后續管理,并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扶貧資產管理的意見》,做到“底數準”“確權明”“收益清”。去年5月,吉安市青原區先行先試,聘請第三方會計師事務所開展扶貧資產確權登記全面清查,通過精準摸排、精準運營,做到“賬表、賬賬、賬證、賬據、賬實”五個一致。

    去年9月,我省選取新余市、鷹潭市和萍鄉市蓮花縣作為試點,圍繞“資產家底清晰、產權歸屬明晰、類型界定科學、管護主體職責明確、運行管理規范”目標,聚焦“管什么、誰來管、如何管”,探索了扶貧資產“一平臺三機制”管理模式,確保每一分錢都用在“刀刃”上。

    打造一個平臺,實現“三個一鍵”管理。在江西省精準脫貧大數據平臺基礎上,我省開發了江西省扶貧資產管理系統平臺。平臺通過導入國家扶貧系統資金項目數據,實現每一筆資金都落到實處、每一筆資產都有跡可循,實現扶貧資產與資金項目“一鍵查詢”;平臺可對資產確權登記和運維管理過程中出現的疑似數據、逾期風險、收益不足等情況進行動態預警,及時提醒縣(市、區)作出核查處置,實現扶貧資產管理風險“一鍵預警”;平臺還可動態采集扶貧資產收益和收益二級分配信息,追蹤扶貧資產收益走向,發現問題及時糾偏調整,保證扶貧資產持續發揮扶貧效益,實現扶貧資產持續發揮效益“一鍵監管”。

    建立排查機制,摸清資產底數。我省由鄉、村兩級自行摸排歷年的扶貧項目建設情況,對扶貧資產進行“自下而上”的大排查、大清理,再由相關資金行業部門進行“自上而下”的追蹤核查,通過雙向追蹤進行對接。

    規范界定產權,把好“認定關”“程序關”“監督關”。我省本著以有利于扶貧資產管理、有利于發揮資產效益的角度劃分資產所屬層級,并對扶貧資產的所有權、經營權、收益權、監管權的主體進行認定,明確各主體的權責;對于清查時已存在扶貧資產流失、報廢、虧損等情況的,履行先登記、再報審、后處置程序,相關審批文件、審計結論歸檔管理,做到有據可查。

    建立管護機制,落實管護效果。我省按照“縣級統管、行業監管、鄉村主管、農戶協管”的分級定責管護模式,根據職責分工壓實項目主管部門、資金監管部門、審計監督部門以及鄉鎮、村委、脫貧戶在扶貧資產管理中的后續管護責任、監管責任和監督責任,確保每項資產有人管。

    2016年至今年7月底,我省扶貧資產管理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效,共梳理各年度項目臺賬625億元,已形成項目資產總規模571.25億元,資產形成率達91.33%。

    相關文章
    亚洲最大黄片